宇智波五件套

沉迷宇智波,无法自拔

葱开开ckk:

You just walk in my life

我觉得轰在听到“那也是你自己的力量不是吗”的时候估计就是这个感受了!!!())

===================

小广告!!出了个轰出明信片,通贩走:

【文豪野犬丨双黑】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助攻

鱼危:

520快乐!


双黑贺文:【文豪野犬丨双黑】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助攻by鱼危


☆☆☆☆☆☆☆☆☆☆☆☆☆☆☆☆☆☆☆☆☆☆☆☆☆☆☆☆☆




【文豪野犬丨双黑】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助攻




5月20日。




今天,中岛敦一推开门就忍不住发出发出羡慕的惊呼声。




“哇,太宰先生好多巧克力啊!”




“都是一些美丽的小姐送的,盛情难拒嘛,哎呀呀,大家都用这么羡慕的眼神看我做什么?”




在武装侦探社内,太宰治坐在办公桌前,身体趴下,用双臂环抱住自己摆在桌上堆成山的巧克力,那一脸开心而得意的表情让社内许多同事都想往他脸上来一拳。




这个总是拉着女生殉情的家伙,到底为什么那么受欢迎!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眼镜,镜面反光,“不对,去年没有这么多。”




半年前加入武装侦探社的另一个少年,宫泽贤治发出单纯的惊讶声,“原来太宰先生认识这么多人啊——”没等他感慨完,他和其他人都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又是一批巧克力出现在门口,塞得满满当当!别说是普通人没有这个待遇,就算是岛国一般的明星也未必如此!




除了懒洋洋的江户川乱步,房间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




“今年太宰先生的姻缘这么好?”




“好羡慕——”




“敦,没必要羡慕那位太宰先生,他一直都很有女人缘,只是从来没见过他约会过。”




“……”




国木田独步感受到可用空间缩小的无奈,发现太宰什么都不泄露,只能去问社内的名侦探了。




“乱步先生,请问您知道原因吗?”




“我?”




江户川乱步顺手拿起几个堆在旁边的巧克力剥开,往嘴里塞去,无视太宰治“唉唉唉那是我的——”的声音。




“大概是——某些人的爱意突破了次元壁。”




“啊?!”




国木田独步茫然地看着乱步先生充满智慧的绿眸。




下一刻,什么智慧色彩都没有,江户川乱步捂住嘴,惊喜道:“这个味道没吃过!好棒!”




“我也要吃!”




“太宰先生——可以吗?”




“可以哟,好吃的一定要推荐给我,我也要尝一尝。”




“谢谢太宰先生!”




听到他们的话,国木田独步心累。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淡定地接受了5月20日这一天,巧克力堆满房间的事情!




看着众人热热闹闹的表现,太宰治满脸笑容,唯有在低下头的时候,他的眼底浮现思索之色。这些巧克力刚寄过来的时候,他也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来得太突然,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送巧克力的声音!并且巧克力的数量太多了,种类丰富齐全,上面的巧克力牌子都是他不认识的名字。




那些一盒一盒系了丝带的巧克力摆在门口,将他的住所走廊都堆满了。




早上出门的邻居纷纷发出惊呼声。




太宰治费了一番力气把巧克力搬入了家里,然后出门准备上班,结果天空中飘来了一张白纸。




上面开头写着一句话:“太宰先生,520快乐。”




太宰治的心中一跳。




他接住这张白纸,去看上面清秀的日文字迹,仿佛能够感觉到一个少女踌躇的心思。




后面内容如下:




“我是一名异世界的异能力者,在我们的世界,很多人都知道您,喜爱着您,想要和您一起殉情——”




太宰治鸢色的漂亮眸子微微睁大。




第一次品尝到了名为“被爱”的惊讶和喜悦。




有很多——




想要和他一起殉情的人——




“不过我比较理智,好吧——其实也没理智到哪里去,我想,与其只能隔着次元壁看着您,不如在5月20日这一天送您一份惊喜。太宰先生,我和其他喜爱您的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用全部的力量把大家的巧克力送过来,希望您能够感受到我们对您的爱意——”




“太宰先生,我们都希望您能获得幸福,寻找到生命存在的意义!”




看到这一句话,太宰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在清晨的日光下站了许久。




甚至连上班这件事都暂时忘了。




太宰治反应过来后,失笑道:“像我这般的人,竟然会受到如此的喜爱,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看到最后,纸条上写了一句非常细小的一排字。




“还有内容啊。”




他凑近去看,眼眸变得闪闪发亮,念出上面比蚊子还小的字:“如果允许,您能否实现我们一个小小的心愿,把中也先生约出来一天,我们都很想看见您和他在今天约会。”




太宰治的嘴角抽了抽,“为什么要我和他约会?”




最后,他发现这封来自异次元的信的右下角有一个奇怪的署名。




【双黑赛高!】




太宰治的右手托在下巴上,沉思三秒钟,“我是不是碰到了传说中的腐女?”




在日本这个二次元文化发展繁荣的地方,他当然明白某些女孩子的YY心思。在他还没脱离港口黑手党组织前,就曾经听到了一些说他和中也“打情骂俏”的流言蜚语。




问题是谁家“打情骂俏”的代价是让人躺进医院啊!




这么想着,太宰治把纸张塞入了口袋里,抱着一堆新的从天而落的巧克力去上班了。




于是有了现在大家一起吃巧克力的场景。




太宰治一边剥巧克力塞入嘴里,一边拿出手机,在上面编辑邮件。没过几分钟,他得到了回复,芥川龙之介告诉他,在港口黑手党本部那边同样发生了一起类似的巧克力事件,中也先生被巧克力活埋了。




太宰治看到这里时,笑得岔了气,一股巧克力的甜味呛入了气管里。




“哈哈哈——”




那条蛞蝓可悲的身高,似乎让他逃不出来!




与此同时,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爬出了巧克力的山堆里,“这是谁干的!哪个异能力者!”




港口黑手党本部的人都面面相觑,低下头努力憋住脸上的笑意。




中也先生。




您的帽子上还有几块精致的巧克力。




中原中也黑下脸,从头顶的帽子上拿下巧克力,仔细一看,牌子不认识,但看上去都是高档的酒心巧克力。他撕开了包装袋,把巧克力放到鼻子前闻了闻,“是最正宗的味道。”




芥川龙之介看着手机上的内容,走到他的面前,“中也先生,太宰先生说这些都可以吃。”




中原中也:“啊?”




难不成这些该死的巧克力都是青花鱼送的?




这也太可怕了吧!




想到这一点,中原中也不自在的拉低帽檐,脚步飞快离开这里,“你们收拾一下,拿出一部分去化验,看看有没有毒性,我去禀报Boss。”




这么多巧克力把港口黑手党本部的门口给堵住,如果不想惹出笑话,最好早点上报给首领。




到了首领办公室,中原中也在森鸥外诧异的表情下,尴尬地说道:“这些巧克力好像是送给我的,我事先也不知道。”森鸥外想了想巧克力的化验结果,东西都是无害的,代表送巧克力的人对中原中也没有恶意,与之相反,对方还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去购买这些昂贵而不知名的巧克力。




他笑眯眯地说道:“看来都是给你的礼物,对了,中也君——今天是5月20日,正好代表着‘520’,我放你一天假好了,你尽管去找一位喜欢的人约会吧。”




中原中也懵住,“我?不用,老大,我没有任何约会对象——”




“叮铃铃——”




手机来电声打断了中原中也的话。




森鸥外看向他的手机,挑了挑眉,“接电话吧,中也君。”




中原中也拿出手机,一看到来电提示,眼皮跳了跳,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青花鱼。】




这个混蛋竟然主动打电话给他了!




要知道他上次在本部喝醉酒,想打电话骂太宰,结果太宰死活都不肯接通他的电话!




怀着对方肯定不怀好意的念头,中原中也当着森鸥外的面,臭着脸接通电话,“什么事情?我在首领办公室。”




他在提示对方不要说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




未料,手机那头传出太宰治温柔欢快的嗓音,“Good morning(早上好),中也,我们约会吧!”




森鸥外发出“哦豁”的吃惊声。




不必多说,连在旁边涂鸦画画的爱丽丝都瞬间移动到了中原中也身边,踮起脚尖去偷听通话。




中原中也感觉一股热气从脚冲到头顶,忍不住怒吼道:“太宰治!”




“我在武装侦探社一楼的咖啡馆等你,么么哒。”




“……”




中原中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太宰,你在电话里卖什么萌啊!




啊啊啊啊——这些话都被首领听到了啊!




在森鸥外打趣的目光下,中原中也狼狈地离开了首领办公室,在乘坐电梯下去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酒心巧克力,目光充满纠结,“不会是真的吧——太宰送的?”




在他心慌之余,忍不住把这块巧克力塞入了嘴里,巧克力的香甜与葡萄酒的醇香融为一体,味道极好。




“嘁,难得在巧克力方面还有一点品味。”




平时都是一条青花鱼,今天竟然还知道在这方面讨好他。




***




另一个世界。




刚发动完能力的女孩,坐在椅子上大喘气,“好累,我再也不干这种突破次元的事情了。”




女孩的朋友担忧道:“你确定太宰先生会约中也先生吗?”




女孩仰了仰头,把一头黑发甩开。




“当然!”




如果是您,一定不忍拒绝大家的爱意和愿望。




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有时还被幸福所伤。这些三次元的太宰治所写过的话,她记得清清楚楚,可是——隔着次元壁,我们的爱意不会伤害到您,反而会带给您短暂的快乐吧。




希望这一天,您和中也小天使能快快乐乐!



天隅:

p1-p2 拉鍊在背后偶尔会遇到小状况的绿谷同学♡

p3 盯妻日常

p4 盖儿老公的T-shirt梗

p5-p7 体育祭后的害羞期

p8 师徒羊角头巾

p9 教主乱入

p10 上鸣小帅哥生日贺图


本子加印了,需要的可以参考看看~

新刊>>「隔壁房的帅哥暗恋我隔壁桌」

既刊>>「COMPASS」

既刊>>「INSTINCT」

谢谢大家!

东白:

* 有什么在蠢动。


越画越长,画完感觉全篇目的都是为了吹轰同学的颜值。

岚啾啾:

愉快的傻白甜ooc一把


宇智波佐助(大的那只)出离愤怒了(不是)


 


啾!啾啾啾啾!早安小天使们!!

Pooh:

(•'╻'• )꒳ᵒ꒳ᵎᵎᵎ又是一波儿深夜假车!  
#男朋友人缘太好怎么办,在线等急#
ooc严重  
Σ(゚∀゚ノ)ノ食用愉快 

(阿西吧 像素缩的我想哭 只能截成三段发了 )

Pooh:

脑补了一波儿绿谷第一次用smash掉下来是轰接着ᕙ(`▿´)ᕗ
男友力MAX轰

Pooh:

轰:绿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绿谷:男朋友最近很奇怪怎么办在线等急

 整日沉迷如何撩男朋友的轰鲁麦特参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是我这个神经病哈哈哈哈哈

每日一更的勤劳智障!


Miracle

執筆未遂:

CP:轰出[十杰设定.双向暗恋.]


文/柰




“我睡相很差。”


绿谷回忆起来,轰君确实有这么说过。此时已是深夜,绿谷被身旁动静不小的声响吵醒,他睡眠一向很轻,猫从他家的窗跨过时的吧嗒声也能把他惊醒,梦中总是会出现一些糟糕的东西,与死亡,争执,离别,他人的牺牲总脱不开关系,并且,这其中无论是哪一样都会让他在人们陷入沉睡时醒来。


 


今晚守夜的是身为魔法师的丽日御茶子,她默默地反复将即将熄灭的篝火重新点燃,与骑士饭田天哉靠在同一颗大树下,她看起来已经被困意困扰许久,漂亮的大眼睛下面被黑眼圈占领,脑袋不断摇晃,时而清醒又时而陷入昏迷,绿谷出久和轰焦冻睡在不远处的帐篷里,他看见了一切,决定牺牲自己本来就缺少的睡眠时间,让丽日能小憩一阵。


但他望见身旁的那个人,有些犹豫了。俊俏的男孩此刻闭着眼,微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般轻轻震颤,呼吸顺畅,胸脯起伏均匀,然而姿势却像小孩子般,把原本盖在身上的凉被掀在一边,整个身体呈一个大字。在刚才绿谷没有起身时,他们便一直依偎在一起,就连呼吸声也能听的一清二楚,身体也会有亲昵的触碰,表面上绿谷装作害羞,又有点尴尬的样子,其实心里,他为此而高兴。


 


他喜欢和轰焦冻有肢体上的触碰。


比如,出久在知晓本人自己的剑技和轰焦冻不分上下的情况下,他也仍然选择频繁请教轰焦冻。因为,他期待每一次请教时,轰焦冻都能因某些原因,需要从背后搂住他,握住他的双手教他如何挥剑。


每至那时,轰焦冻鼻尖喷洒出的热气落在他脖颈,有些痒痒的,他和轰焦冻的心都跳的很快,脸颊也红得不像话,可出久的内心却是欢喜的。


 


他没办法把这段朦胧,苦涩,又美好的感情解释清楚,这情愫和喜欢很接近,又好像不然。他对轰焦冻的感情正随着两人接触同行,一起冒险的时间逐渐升温,加热,正朝着绿谷出久无法控制的地步走去,这时常令他纠结又悲伤,因为他并不觉得轰焦冻是一个会喜欢上与自己性别相同的人的家伙。但绿谷出久却依然心甘情愿,如果这便是必然走向深渊的道路,他也始终会选择义无反顾的,大步流星地走去,然后坠落。


 


出久从未如此感谢过月光,让他好以此看清心爱男孩的模样。他盯着轰焦冻的睡姿还有那张安静倒有些过分的面容,不经吃吃笑出声。


和他本人真像啊。


绿谷微然一笑,这般想到。


若不去与他深交,只是简单地官方式的交流,那么他在他人看来,只不过是一个少言寡语,虽长相帅气却不常微笑,难以接近,总会在不经意间露出哀愁的眼神的贵族王子。


但出久不同,他渴望了解他,他想知道太多和轰焦冻的事情,他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事物,喜欢的女孩是什么类型,云云。


 


就在从他被魔兽打伤,困在魔兽山里,内心焦急万分有些不知所措时,轰焦冻出现的那一瞬间,绿谷出久便彻底陷入了一潭名为轰焦冻的沼泽。


已经跌坐在地上的他看见,一个拥有红白相间的发的男孩从不远处跑来。他挥动手中的剑,一只魔兽的头颅便滚落至地,那双好看的异瞳在绿谷的眼中熠熠生辉,即便他的右脸颊有一块触目惊心的伤疤,他也丝毫不在意。从那时起,轰焦冻不仅来到他的身边,也走进了他的心里,再也没有离去。


 


与他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他发现他是个喜恶分明,正义感爆棚的人,不常笑是因为从小如此,而并非是讨厌微笑。他喜欢吃凉拌荞麦面,甚至到了每一顿餐都少不了的地步。他偶尔还会一本正经地说些惹人发笑的话。看起来应该是个素质高,彬彬有礼的人,实则嘴相当没礼貌,总是会出言不逊,让人大跌眼镜……


最后一点,轰焦冻微笑的样子,很美。他不会像绿谷一样,笑的时候把嘴咧开,笑的傻里傻气,而是嘴角上扬,勾起一个好看,点到为止的弧度,仅此而已。


可绿谷觉得那是他见过仅次于自己母亲的,温柔的笑容。因为焦冻笑起来时,眼里眉里净也沾上了,眼睛变得水光潋滟,似乎有泪将要溢出,每每看到时,出久就会忍不住抬起手,想赶在泪水落下时捧住。


 


但他又知道,两人的旅途很快就要结束,因为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在侥幸结束恶战之后,或许他们就会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又或许会继续新的旅程,去结识更多的人,又一起并肩作战。不过始终前者的可能性会更大,假如他们真的就此别过,他该如何是好?是尝试挽留,还是真的仅仅几次书信交流便作罢?




“要是和你分别了,我该怎么做才能留住你呢。”


绿谷喃喃自语,像在问跟前的人,又像是在问自己。


 


——啪。


绿谷给了胡思乱想的自己一巴掌。他偷瞄了眼轰焦冻,他睡得很死,一点也没被吵到,又向丽日和饭田二人看去,确认他们都已经睡着时,出久松了口气。旋即,他小心翼翼地弯下腰,闭上眼,嘴唇轻轻触及焦冻的面颊后,连忙抬起头,脸颊微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即便是这蜻蜓点水般的一吻,也让他的心中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晚安。”绿谷出久轻声说道,站起身拉开帐篷,故作镇定地向丽日走去了。


 


 


嘶……好险。


轰焦冻在绿谷离去后转个身,捂住嘴,他满脸通红,耳根子滚烫,头发也翘了起来,心跳如擂鼓重击般响亮。要是绿谷吻住的是他的嘴唇,那他自己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其实在绿谷小声嘀咕时轰焦冻就已经醒来了。他听见了出久的话,也感受到了那微乎其微的一吻,他现在仍旧感觉脑袋晕乎乎,连最基本的思考都做不到。


“如果是绿谷你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挽留我啊。”轰焦冻作出了回复。可惜绿谷并没有回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