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五件套

杂事党,关注我的小天使吃粮自行避雷

[MHA/轰出] 1-A的大家与Todoizu(茶→出,胜→出有)

合子_Toki音prpr:

微茶→出,胜→出有,请注意食用。


那么谨祝食用愉快(๑•  •๑)ノ






 


一、视线(丽日御茶子)


 


大概就是从一年级的体育祭开始,丽日能不时地感受到后方有视线传来,每当她偷偷看过去,那个视线就一下子消失了。


但实际上她十分清楚,视线的主人、以及它投向的是谁这件事。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绿谷出久给丽日御茶子留下的第一印象是个有点笨拙、平凡无奇的善良男孩子。


在一群过于出色、气势逼人的同龄人中,如同邻家大男孩一样的绿谷出久平凡得有些格格不入,他温和、安静,像个普通学生那样在新环境中惴惴不安,这样的绿谷在精英辈出的雄英1-A给了她说不出的安心感。也正是这样的亲切感,才能让她跟对方没有顾虑地搭话聊天,迅速交好。


毕竟比起看上去就凶巴巴的人,小久这样的朋友相处起来才舒服啊!


 


80分的初印象,在渐渐熟悉后很快破了百……甚至变成了朦胧的好感之后,她意识到这是个超大的误区——


绿谷出久一点也不平凡。


他温柔又倔强,天真又理性,安静又热血,不好出风头却也不肯轻易认输,看似软弱、缺乏自信却实力强劲、坚定不屈,普通如路旁的细碎石子,却能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绿谷出久是个如此复杂的矛盾体,每多一份发现,都让原本庆幸于他的平凡的丽日感到不安。在绿谷因自身实力逐渐崭露头角、成为班级中心的时候,她立刻注意到了那个视线的不同。


——这是当然的,因为这个视线看向对方的眼神,和她自己的一模一样。


 


而最令人不甘心的是,有些人也许是天生就该合在一起。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好起来的速度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体育祭前还独来独往的轰,一下子就变成了双人模式。看似差异极多的两个人其实异常相似:不甚幸福的童年、成为英雄的契机、契合到可怕的战术思维……还有,投向对方的那个视线。


 


让本来对天降系的轰充满敌意的丽日平静下来的契机,来自于一次认真观察。


 


那次是小组作业,她、饭田、蛙吹,还有绿谷,后来又拉进了轰。


    


她苦思冥想仍不得要领,有些烦闷地抬起头,正好撞见:


 


绿谷低着头不停书写,轰侧头看着他,异色的双瞳里像是有一汪在日出时分,静止了时间的水。


 


然后绿谷不经意抬起头看到他,脸上微微泛了红,但眼睛里也同样有了那一汪水。


 


丽日在那天晚上彻底失眠。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看到的一个故事:一棵树喜欢上了马路对面的另一棵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可能的事,开始就是结束。


 


丽日猛地坐起身,双手在脸上拍了一巴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乱喊了一通,感觉心里舒服多了,又扑通一声翻身躺下。


 


已经没问题了。


到了明天,她还是那个元气满满的丽日御茶子。


 


 


二、契合(饭田天哉)


 


这并不是一件偶然发生的事。


听完芦户三奈对轰和绿谷在僵尸事件中的表现描述,饭田评价道。


 


一开始他也是想不通的。


没有练过配合,也从未在学校的战斗训练中分到过同组,尽管关系变好,可在甚至没有一丁点排演计划的突发事件中,是怎样做到瞬间理解对方思路的呢?


 


在紧张到极限的战斗中没来得及想,但等到晚上,饭田回忆起白天对战斯坦因的时候,他就没法让自己不去思考这件事了——只有地图位置的群发短信却能在两三分钟赶到,数次只喊了名字就能打出的默契配合……,饭田自认换了自己实在做不到。


 


饭田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直到听见有人翻身下床,他才慌忙做挺尸状。


 


“绿谷。”略带清冷感的声音,是轰。


“轰君?怎么……”


“想去厕所?”


“诶……?”绿谷明显有些慌乱,“那个,有一点……但是轰君为什么?”


“就是感觉,”轰似乎心情不错,“你脚上有伤,陪你?”


 


绿谷犹豫着答应了,但既不肯被抱也不肯让背,最后被轰二话不说抱着腰拎走了。饭田偷偷把眼睛眯起一条缝,正巧看见绿谷在病号袍下悬空挣扎的腿。


 


饭田又思考了一会儿,兴奋地自觉得出了答案:


 


“什么他们能配合得那么好,一定是因为观察入微!一定是在体育祭那一战以后,就获得了友情的升华!这就是伟大友谊带来的成果啊!”


 


饭田开心地总结道。


 


1-A的姑娘们在几个男生哦哦哦的应和中,露出了看绝症的眼神。


 


 


三、梅雨(蛙吹梅雨)


 


蛙吹看了看门外的大雨,舒适地呼了一口气。


因为个性的关系,在潮湿的天气里,她会觉得更加自在,但其他人想必不是。


她细心地检查着走廊窗户,在因骤雨变得湿淋淋的露台边上,看见了同样湿淋淋的绿谷出久。


轰安静地一边揽着他的腰,一边使用左半边的个性,像烘干一只小鸡仔那样。


 


“啊,蛙……梅雨酱!”


 


绿谷看到她便出声打招呼,旁边的轰也看向她,轻轻点了点头。


 


“kero~~这是怎么了绿谷酱?”


“想跟轰君去看一眼校园东侧的绣球花,结果伞被小胜炸掉了。”绿谷苦笑道。


“……一把伞?”


“诶,是啊……为什么会知道?”


 


她看着地上残存的伞架,笑着摇头。


成功烘干两个人的轰低下身拾起了伞架,白色的冰霜从右手蔓延开来,渐渐变成足以遮盖两个人的透明大伞,然后点点头,拉着对冰伞很是惊喜的绿谷离开了。


 


“雨后的绣球是最漂亮的,”蛙吹看着在雨中渐小的两个人沉思道,“虽然梅雨总被人说粘粘乎乎的不舒服,但看样子也有粘乎乎的好处呢,kero~~~~~”


 


 


四、毛茸茸(尾白猿夫)


 


   性格绅士,待人稳重的尾白猿夫,容易受周围人喜爱和接纳却是因为另一样东西。


   


   “因为手感真的很好啊!”


   “连绿谷你也这样……”


 


尾白一边苦笑一边看着一脸撸猫般满足的绿谷。


 


“说起来轰君总摸我的头发,也是因为毛茸茸吗?”


“……不,那个绝不只是因为毛茸茸。”


 


感受着身后轰焦冻灼人般的视线,尾白正色道。


 


 


五、粘性(濑吕范太)


 


个性也有相生相克之说,比如胶带容易被烧融或冻裂,所以濑吕范太跟轰焦冻的个性是单方面被克的。


但这次却没有被对方挣开。


 


“绿谷,你先别动……”


“抱、抱歉,轰君……”


 


坐在轰身上的绿谷满脸通红地停止蹭动,下面的轰看上去更不好,1-A首屈一指的帅哥少见的瘫在地上还捂着脸,看上去快死了。


 


——一定是因为贴得太近不好施展个性吧!


“啊,原来多缠几个人就行了。”濑吕看着眼前的情境,顿如醍醐灌顶。


 


 


    


    六、衣装(八百万百)


 


     八百万非常尊敬轰,不单是因为对方卓越的实力和反应迅速的战术思想,在待人接物——尤其是应对女性的方式上,她是非常欣赏轰的。


 


因为个性不得不选择暴露度较高的战斗服,身材姣好的八百万总是会受到各种来自周围男性的困扰。试图身体接触也好、红着脸转开也好,都会让本来感觉没什么的她突然在意起来。


 


但跟轰组队时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困扰,无论是战斗服还是运动装,他都像平常那样与她相处。


要是所有人都这样就好了……


 


想到1-A性♂欲的化身,八百万叹了口气,不小心差点撞上从树丛里奔出的绿谷,不知遭遇了什么,绿色的战斗服已经破烂不堪了。


 


“啊,抱歉,刚才遇到了B班的……”


“八百万,布。”


       “哦。”


 


      下意识照做的八百万眼睁睁看着轰焦冻红着耳根把绿谷包成了粽子。


 


     “……诶?”


 


 


 


     七、可爱(口田甲司)


 


“口田同学的个性真的很棒啊……”


 


圆滚滚的小鸟雀转着圈儿在绿谷手掌上撒欢,其他几只则停在他头顶和肩膀上叽叽喳喳个不停,他捧着毛球轻轻笑了起来。


 


“……!!”


 


没想到说这话的会是轰,害羞又寡言的口田有些手足无措,他看着不错眼紧盯着那边瞧的轰,心里很是开心。


因为喜欢可爱小动物的都是好人呀。


 


 


八、闪亮(青山优雅)


 


夜晚在山间的遇难者,可以利用个性、手边的一切事物发出光亮或声响,吸引救援者并告知方位。


这简直就是为can't stop twinkling的闪耀英雄设计的训练!


青山一面向天空发射镭射光束一面想。


 


但等他被带到救援点的时候,却发现绿谷先被轰找到了。


 


“因为当距离缩短到一定程度就会发光。”轰焦冻诚实道。


 


这不科学,也太不优雅了!他看着两个人配对的欧鲁迈特手机链气闷地想。


 


 


九、空气(叶隐透)


 


透明这种个性在旁人看来再方便不过,但叶隐透也有属于自己的困扰。


因为有的时候,被当成空气可太糟糕了。


叶隐透绝望地捂着眼睛,生怕发出声音,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


——老天保佑他们今天只是表个白!


 


不远的树下是距离缩了又缩的绿谷和轰。


 


 


十、配菜(峰田实)


 


     说到男性的房间,多多少少会有那么点儿收藏。


     交换并探讨五指游戏所用的“配菜”,是瞒着女孩子们私下进行的最重大住宿活动没有之一。


     作为资深收藏家,峰田每次都是活动的主导者。


     但他从来没邀请过轰。


 


因为对方是个每星期都被女孩子叫出去告几次白的現充?NO,NO……


那可是个有“主菜”的人。


峰田大人看得再清楚不过了。


 


 


十一、危险(芦户三奈)


 


    “所以说芦户同学对放出酸的浓度和粘度都可以控制吗?”


“是的哟!不过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有点小失控,小时候有一次因为跟妈妈吵架不小心把床烧掉了哈哈。”


“……绿谷你不是这个个性真是太好了。”


“诶?”


“……我的背会很危险。”


“轰君,这个话题停止,现在。”


 


 


十二、灯泡(上鸣电气)


 


上鸣电气的个性非常实用,在班级的“应用性个性”排榜从未掉出过前三,大可帮助国家为爱发电小可批发手机电池、充电宝,实在好用。


“即使现在停电了,有上鸣在也不担心呢。”班级的大家坐在公共休息室里嘻嘻哈哈地聊天。


“哎,上鸣,你小的时候爸妈有没有把你当灯泡用过啊,噗!”


“你们都够了,还有,灯泡的话我现在就是!这个游戏有意义吗?我认输,我受罚!谁来跟我换个座,或者你们两个干脆坐过来!我受够了!”


 


被扑克牌抽到鬼的上鸣坐到中间隔开了一个人,也丝毫不受打扰地对视聊天的轰和绿谷,很是不解地望着他。


 


 


十三、声(耳郎响香)


 


每天晚上练习飞镖投靶是耳郎的功课。


今天不小心失了准头,耳机线也插进了墙壁,耳郎一心烦恼着用什么来堵住墙上新出的洞,一时忘记了抽回自己的耳机。


所以当粘腻的水声、绿谷的泣音一起传入耳朵的时候,她还在发懵。


 


“出久……”


 


直到轰的低音炮响起来,她才嗷地一声收回耳机。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因为个性直接传入的声音在耳边无限循环放大。


外表酷炫内心还是纯情少女的耳郎跪在了床上。


 


《不小心听到了高速飙车,明天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同班同学,急,在线等》


 


1-A绝望的人今天又多了一个。


 


 


十四、甜味(砂藤力道)


 


“好吃!”绿谷咬了一口蛋糕,眼睛立刻开始发亮。


“能喜欢就太好了,对了,我昨天还有做布丁!”砂藤说着忙回身去冰箱里拿甜品,“这次有点做多了,绿谷你们能来真是帮了大忙。”


 


“轰君不吃吗?”


轰摇头,然后轻轻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边也变甜了,我会之后吃的。”


 


绿谷出久静了一秒,然后啪的一声把脸压在了桌上的蛋糕边。


“桌子会烧……”


“不要你管。”


 


在冷藏室里翻找的砂藤力道突然感觉空气有点腻人。


是冰箱里的砂糖散开了吗,他疑惑着嗅了嗅。


 


 


十五、品味(常暗踏阴)


 


要说稳重可靠的常暗居然是个中二病,在看到他房间之前怕是没有人相信。


土匪一般冲进房间参观之后大家纷纷表示,这是反差萌啊。


他们的良心活蹦乱跳。


常暗看着唯一不停赞叹黑暗魔剑挂件很帅的绿谷,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


既然品味相近,对方喜欢的他也会尊重。


校草大赛他一定会投轰焦冻一票的。


 


 


十六、腕力(障子目藏)


 


“所以不单是个性,也有后天锻炼的原因。”


“障子君是真的很厉害啊,体育测评的时候也是超高分。”


“要练习的话,我比较推荐从50KG左右的重物开始。”


“像这样的?”


 


突然被举起的绿谷出久有点发懵。


障子目藏不予置评。


 


 


十七、硬度(切岛锐儿郎)


 


“所以切岛你连丁丁也能变硬吗?”


“能啊!要看吗?”


 


男生澡堂开起车来总是猝不及防。


 


“呜哇!超帅,这不就是没有弱点的男人了吗?”


“真好啊,也就是说在哔——的时候能坚持哔——哔——还有哔——了!俗话说感情的80%都是哔出来的……”


“不,峰田,并没有那种俗话。”


 


轰安静地听完,然后认真道:“你希望我向那个方向努力吗?”


“……,轰君你变了,我怀念刚交往时的你。”


 


 




十八、无名(爆豪胜己)


 


平静的生活总会被意外打破,想要成为出色的英雄更是必须做好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但显然不包括这种情况。


 


他在体育仓库里午觉睡得好好的,谁能想到会突然冲进来两个发♂情的混蛋呢?


按照爆豪胜己平时的性格,掌心的硝化甘油早就寂寞难耐了,但奇妙的是他现在并提不起那个心情。


绿谷跟轰交往的事早在两个人公开前就被班里的好事者传的沸沸扬扬,爆豪不可能没听到过,但在亲眼看着两个人唇齿相接的时候,这份传言才终于在他心里有了真实感。


 


 


他跟绿谷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却绝对称不上好。


骄傲如同自尊心化形成精的爆豪胜己,第三讨厌的是弱者,第二讨厌的是会嘤嘤泣泣的小哭包,第一讨厌的是没有能力却还异想天开四处管闲事的家伙。


小时候的绿谷出久三样占全了,真要给他鼓鼓掌。


爆豪看见他就不爽,就算揍对方一顿的代价是回家挨上暴力妈的一顿揍X2、X3也从没放弃过。


这份不喜在那只伴随着“你没事吧”伸来的手之后彻底升级为仇恨,自此有事没事揍绿谷成了他坚持前半生的事儿。


他知道这份仇恨与不喜在外人看来相当莫名其妙,也承认自己是在鲜花和掌声中歪曲着过速成长,小跟班们在他打人的时候笑得嘻嘻哈哈,事后却会犹豫着问他是不是做过头。但他无法控制自己。


如果绿谷出久只是个随处可见的胆小鬼,只是个没本事爱管闲事的事儿妈,只是个爱做白日梦的傻蛋,他大概只会无视对方,在自己的路上笔直地走下去。


可他偏偏不是。


他怯懦又倔强,脆弱又执拗,明明是个软弱无能的无个性,却偏偏有着一条路走到黑的偏执与狠劲儿。无论被打也好被骂也好,受到整个班级整个学校的嘲笑也好,绿谷出久只是沉默地学习,沉默地记他可笑的笔记。每次受了欺辱或作弄怯懦地低下头去,再抬起来的时候眼睛依旧亮得怕人。


 


被淤泥怪缠住的时候他想绿谷出久绝对不是个正常人。


4岁的时候伸出的手,14岁的绿谷依然伸了出来。


10年的时光并没给他造成什么改变,即使外面的壳子看着软了些糯了些,里面的芯子还是绿谷出久——4岁的绿谷出久。


他是个怪物。


 


体能测验的时候他第一次知道对方具备了个性,很好,骗了我,所以厌恶是自然的。


组队比试的时候输给了一直看不起的废物,所以屈辱、不甘、愤怒……还有不愿承认的,被追赶的恐惧,都是自然的。


他把他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他却还在原来的路线未曾偏移。


看着像个无脑反派的爆豪胜己明明是个心思缜密,粗中有细的聪明人,却在每次一对上绿谷就变得一团糟。


 


但这一刻,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他莫名地静了下来。


 


轰和绿谷都是理智的人,在有课程的当天他们似乎并不打算做到最后,两个人只是不停地亲吻,然后安静地抱着彼此,三言两语随意地说着话。


绿谷忽地扬起脸看他,轻声道:“焦冻君。”


“嗯。”


“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爆豪胜己觉得脑子有点放空,他不太记得那两个人是腻到什么时候走的,但却十分清醒。


内心出奇的平静。


他想起上鸣几个人之前调侃他,说他跟绿谷会不会就像小学男生欺负喜欢的小女孩。


 


……那怎么可能。


 


这清楚得很,爆豪胜己不是抖S,绿谷出久也不是抖M,这些年他做的事也不是一句轻飘飘的欺负就能过去的。


他不可能会喜欢绿谷,对方也是一样。


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远不是一句喜欢或是不喜欢能概括得了的。


 


但现在他想打一架,特别想打一架,不知是不是太久没活动筋骨了,总之他就是想狠狠地打一架,打到双方躺着谁也起不来,打到治愈女郎会拎着相泽消太耳朵直发飙的那种架。


 


跟谁呢,就那个阴阳脸好了,反正他抗揍得很。


 


……总之这绝对不是喜欢。


 


 


 


这份感情,今天也未知其名。


 


 


 


END



奇怪的话:




……在入坑之前被安利的更多是胜出,听了发小的推荐看完了所有连载,却成了轰出only


咔跟久之间,感觉非常非常复杂。个人感觉直到漫画100+,救援结束干了那一架之后,两个人才终于能认真说一次话,在此之前都是冲突、磨合和逃避行,所以在最后咔的部分尝试着去体现这种复杂。




轰出的话:


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不如说根本不知道怎么be


交往!结婚!交♂配!!


想看!!!


就这样(doge脸.jpg)



评论
热度 ( 974 )

© 宇智波五件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