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五件套

杂事党,关注我的小天使吃粮自行避雷

[MHA/轰出]时间之楔·七

合子_TodoizuPrPr:

1    2    3    3.5   4   5   6



*为了好区分,轰先生/SHOTO是指未来的25岁轰君。

 

 

“好!人员全部疏散完毕!大家辛苦了,中午休息后继续!”

 

轰被刚才的爆炸溅了一身土,一旁的八百万递了块毛巾给他。

 

“谢谢。”

“不用不用,那边怎么样?”

 

两个人拎着便当盒挑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坐下,一边吃一边聊起来。

 

“好漂亮的便当,是手制的吧?”

“嗯。”

八百万看着做成小章鱼的香肠和被番茄汁染成半红半白的米饭笑起来。

“说起来,轰君现在是出来住了吗,什么时候搬的?”

“半个月前。”

“我也想过搬出来,但是我家父亲和母亲一直都不同意……,轰君是怎么跟家里说的?跟事务所距离比较远?但是安德瓦事务所的话……”

“姐姐提出来的,聚会那天晚上跟她聊过以后,就生气了,让我立刻搬出来,说没有我这么渣还这么傻的弟弟。”

“诶,吵架……?”

“……也不是,之前……毕业那天,有人跟我告白了。”

八百万身体忽然一僵。

“当时拒绝了,因为没想过做朋友以外的事。”

八百万似乎有些坐立不安。

“但是,最近……看到跟别人处得很近,又觉得很不开心。就说了这些……然后姐姐就很生气,不过能做邻居也不错,是……”

八百万弱弱地伸手止住了他的话。

 

“?”

“轰君,看到到那边的熊山前辈了吗?”

“嗯,刚才就注意到了,脖子扭得很不对劲的样子,需要帮助吗?”

“那个……前辈啊,最近又被甩了,听说已经是第五个了……”

“哦,所以脖子怎么了?”

“轰君,便当……是那位‘邻居’做的……吧?”

“嗯,超厉害的,绿谷。”

 

不经意获取了更多细思极恐情报的八百万流下了冷汗,强迫自己暂时不去进行更加深入的思考。

“跟脖子没关系。”被迫连坐在“to 现充の仇恨”的目光下,她硬着头皮道,“前辈是在瞪你呢。”

从说到被告白开始。

“所以我们换个话题吧。”

 

…………

……

 

“今天莫名其妙被前辈瞪了。”

绿谷闻言立刻担忧起来,他放下手中的筷子,忧虑道:“轰君又没有配合团队单兵作战了吗?”

“我觉得还好。”轰在心里暗自对比了一下自己和爆豪胜己的协调度,坚定道。

然后在绿谷无言的凝视下默默移开了目光。

“……说了多少次别拿咔酱做基准,协调度只有C的人。”

 

额头被Smash了一指头。

 

“饭盒~”

“这里。”

“好吃?”

“好吃,你真厉害啊。”说起午饭,轰眼里闪出了小星星。

“啊,没有……也是出来住才练出来的,就是能入口的程度啦。因为SHOT………SHO先生实在不会做饭我才代理的,一个人也是做两个人也是做轰君搬过来以后就正好顺便一起了真的不麻烦什么的口味也一样也很方便说起来今天买到了不错的肉做咖喱好还是辣炒好啊天气有点转凉了这点也要注意到说起来租的房间是和式的房东之前说过有被炉冬天也可以布置起来但是最近有些忙要收拾的话也……啊!抱歉,一不注意……”

 

轰搬到邻家自然是不能再喊SHOTO,索性简化成了SHO的单音,姓则是顺口借用了欧尔麦特的八木,SHOTO本人没有什么意见,反正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还是喊SHOTO先生,至于外面他并不在意称呼,怕是被叫萝卜菜也没什么意见的。

 

“嗯,没事,说起来,八木先生呢?”

“他出门调查了,最近有几起事件,他相当在意的样子。”

“个性出挑的孩子陆续失踪的那个?”

“对对,就是那几起。”

 

事件发生在C郊区的儿童游乐场、儿童体育馆之类的场所,都是封闭式的环境。根据监控探查,除了工作人员,进出的就只有孩子。而工作人员经过严密的排查,确定无人有作案时间,已全部排除嫌疑。

 

“如果犯人就是其中的孩子呢?儿童犯虽说不多也并不是没有。”

“也说不通,几处案发地都处于郊区,儿童场馆安保措施严密,要躲开正面出口的监控和保安,就只有冒险进入四周的荒山,而附近也有场馆的红外线安全检测,保安都是接到警报就立刻赶去了,但谁也没看到人。事先不能进行埋伏和接应,只有可能犯案的孩子的话,是不可能带着另一个体重相差不多的孩子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撤离的。”

 

绿谷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所以怎么想也想不通,我跟SHO先生说,除非是有人能有让孩子在短时间内改变力量或体型的个性或药物……,这也有一定难度,因为孩子在个性的使用和成长上远不及成年人,速度不可能快到连专业的安保都看不到人。再就是……”

 

“——能使成年人在一定时间,变回幼儿形态,改变年龄的个性。”

 

“结果我刚说完,SHO先生就脸色大变,说他有事要查出门去了。”

 

…………

……

 

两人出了店门讨论了一路,看着快到家门才停下。

 

“谢谢……最近晚饭都是轰君在请呢,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绿谷不是也中午帮我做了便当吗?”

 

绿谷想了想,问:“那,明天早饭要过来吃吗?便当有想要的菜色也可以告诉我。”

 

“都可以,都好吃。”

轰拉开门,突然又改口道:“不一样的。”

 

“?”

“什么都行,”绿谷看着他难得别扭了起来,“但要跟他不一样的。”

 

 

“今天也是不一样的啊。”

“不是么?”

“嗯,你的是土豆沙拉,他的是沙拉土豆。”

 

绿谷说着,开门进了屋。

 

薄薄的门板传来一阵控制不住的笑声。

 

“……”

 

站在门口的轰举起了右手。

 

“门、门!冷!超冷!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轰君、不要把地板也冻起来!欧尔麦特的抱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抱歉最近有点小忙www

感谢戳评论大家还爱着这篇wwwwww

评论
热度 ( 691 )

© 宇智波五件套 | Powered by LOFTER